劉昶榮文並攝《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14日12版)
  “時間是一把殺豬刀,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可總有一些物,一些人,在送走時間的殘酷後,沉澱下唯獨歲月才可雕琢出來的美麗,歷久彌新。
  大覺寺的古銀杏樹相傳900多歲了,它用將近1個世紀的和緩生長顛覆了我們對銀杏的傳統審美。尋常銀杏之美往往借助於一條銀杏大道,路上滿滿一層金黃色的葉子連同路邊兩排金黃的銀杏樹共同成為一幅金秋美景。
  而大覺寺的銀杏則是一樹成林。初見那直徑7.5米的樹幹,你會無法相信這是一棵銀杏樹,但是整個庭院卻溢滿了它明黃的銀杏葉。六七層樓高的樹幹遠遠超出了寺內的禪院建築,猶如一片銀杏林規模的黃葉和APEC藍的澄澈彼此映襯……北京的初冬在這棵古樹之下,已不能更美。
  乾隆皇帝曾為這棵銀杏樹寫下“世外滄桑閱如幻”的詩句。900多年前的北京隸屬於遼的統治,被稱作“南京”,作為當時真正首都的陪都而存在。在此後的900年裡,北京又經歷了金、元、明、清、民國等王朝、政權的更替,多少戰火紛飛和盛世繁華來來去去,這棵銀杏樹就在那裡靜靜地生長,直至成為今天的參天古樹。
  歲月的積澱讓原本纖細的銀杏樹有瞭如此的壯美。人類雖然無法汲取近千年的天地精華,但是在短暫的幾十年生命中,也會讓歲月磨練出最耐人尋味的美麗。
  總會趕著時間去完成一項一項塞給自己的任務,心裡那根弦綳得很緊,生怕某個悠閑的下午成了對光陰的辜負,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時代中,每一個年輕人都被裹挾著前行。
  所以總會特別羡慕那些悠然自得的老年人,在知天命以後的日子里,種種花草,曬曬太陽,接送孫輩上下學,日子過得優雅清凈。他們往往因為在年輕時奮鬥有為,豐富而充實的閱歷讓他們在年老之後依然有著充實的精神世界。老者們常常會在這種怡然之中散髮出一種讓人溫暖的魅力。
  在北大讀書的同學日前發了條朋友圈:“無聊百度了一下身邊一起輸液的老爺爺,簡直被嚇獃。”在她身邊輸液的是77歲的俞允強老先生——北大物理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領域是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著有《廣義相對論引論》、《電動力學簡明教程》、《熱大爆炸宇宙學》等書目。
  在這些“高冷”的背景之下,眼前的老先生態度溫和。因為同學正好要做北大圖書館的歷史研究,看到俞老是1959年從北大畢業的,就鼓起勇氣攀談了起來。俞老詳細地和她講了當年北大圖書館的樣子,講到激動之時伸手上下比劃,全然忘了針頭的存在。
  不過最讓同學印象深刻的是俞老臨走時,專門欠身和她道別,讓她既感動又惶恐:“這對於老先生來說,或許是基於自身修養的禮節性道別,但對於我來說,卻是莫大的禮遇。”
  人們常說歲月是殘酷的,尤其是對於女人來說,時光一天天流走,美麗的容顏也在漸漸消逝。許多人心中的女神林青霞剛過了60歲生日,她在自己的新書《雲來雲去》中說:“到了耳順之年,歷盡人生的酸甜苦辣、生離死別,接受了這些人生必經的過程,心境漸能平和,如今能夠看本好書,與朋友交換寫作心得,已然滿足。”
  女神60歲了,卻愈發美麗。其實正如林青霞所說,也許只有經歷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和生死離別心境才能漸趨平和。
  時間是把殺豬刀,在爭分奪秒的擰巴歲月里,我們可以任其殘酷,讓它幫我們磨去虛榮、刻薄、冷漠,留下沉著、寬和、熱情。在這個過程里也許會有陣痛和酸楚,但是熬過這些,我們便可在後來的年歲里,帶著溫暖的微笑和感恩的心境,守著時光慢慢老去,成為人生的贏家。  (原標題:和900歲的古銀杏消磨一個下午)
創作者介紹

愛東

px69pxsd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